快捷搜索:

媒体报道扑尔敏原料药垄断事件 涉事药企被罚

1243万!钱报披露的垄断药企被重罚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细数涉案药企三宗罪,发言人回应本报称将严厉打击垄断

涉案的湖南尔康正试图收购河南九势不低于51%的股份,如成功将一家独大

记者詹丽华

钱江晚报2018年8月7日见报的报道独家披露扑尔敏垄断情况。

钱江晚报持续关注、跟进报道了半年多扑尔敏原料药垄断事件,近日有了结果。1月2日下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消息,重罚两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药企,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九势)和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尔康医药)因垄断扑尔敏原料药被罚没共计1243.14万元,并责令上述两家涉案企业停止违法行为。

河南九势是国内最大的扑尔敏原料药生产企业,尔康医药自2018年以来获得扑尔敏原料药唯一进口代理资质,这两家企业究竟如何相互配合,垄断市场,导致扑尔敏原料药供应紧张,价格暴涨?

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明令禁止,并处重罚之后,两家涉案企业是否已有改变?

市场监管总局:

细数三宗罪,重罚1243万元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细数了两家涉案药企的三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从2018年2月开始,在尔康医药主导下,两家涉案企业密切联系,相互配合,实施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一、以不公平高价向下游经营者销售扑尔敏原料药;

二、向下游经营者销售扑尔敏原料药时搭售相关药用辅料;

三、以“无货”为由拒绝向下游经营者供应扑尔敏原料药,或提出缴纳高额保证金、将成药回购统一销售、提高成药价格并分成等下游经营者无法接受的条件,变相拒绝供应扑尔敏原料药。

涉案企业的上述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有关规定。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行政处罚,责令两家涉案企业停止违法行为,并对尔康医药没收违法所得239.47万元,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8%的罚款计847.94万元;对河南九势处以上一年度销售额4%的罚款计155.73万元。对两家涉案企业罚没共计1243.14万元。

扑尔敏作为原料药被广泛用于生产2000多种感冒和过敏类药物制剂,包括鼻炎片、维C银翘片等销量较大的常用药品。此前本报曾独家持续追踪报道扑尔敏原料药价格暴涨事件,继而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市场监管总局表示,两家涉案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性质严重、危害程度较深。一是助推扑尔敏原料药价格上涨。导致扑尔敏原料药供应紧张,价格上涨。二是严重破坏市场公平竞争。涉案企业行为损害下游经营者利益。三是社会影响恶劣。涉案企业行为导致扑尔敏原料药供应短缺、价格大幅上涨,部分下游厂商减产停产,损害了广大患者利益,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发布消息后,钱江晚报记者随即联系了市场监管总局新闻发言人,对方表示,涉案企业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已在官方发布中具体阐述。目前,我国原料药领域垄断行为多发,导致下游药品涨价或短缺。市场监管总局将持续加强原料药领域反垄断执法,严厉打击垄断涨价等各类垄断行为,坚持从快、从重处理,维护原料药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保护相关经营者和广大患者的合法权益。

湖南尔康:

正试图收购河南九势的股份

市场监管总局官微当天的唯一一次消息推送,就是“扑尔敏原料药企业因垄断被罚1243万元”,可见重视程度。那么,两家涉案企业又是怎样的表现呢?处罚消息发布后,记者多次刷新河南九势和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尔康医药母公司,以下简称湖南尔康)官网,均未见任何关于处罚的消息。

河南九势官网的最新动态仍是2018年11月9日的一则紧急通知,声明发现市场上有相当部分假冒、套用该公司的扑尔敏原料药。

湖南尔康官网最新消息是半个多月前的一条“喜讯”,关于公司荣获“湖南企业100强”的消息。

不过湖南尔康是上市企业,其“关于子公司收到《行政处罚告知书》的公告”已经发布,表示湖南尔康全资子公司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12月26日收到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行政处罚告知书》。

湖南尔康称,事件发生后,母公司已责令尔康医药按要求立即组织整改,引以为戒,杜绝医药流通经营过程中违法违规行为的发生,守法经营。

同时,这则公告中还透露了一个此前未被注意的消息:湖南尔康拟收购扑尔敏原料药生产企业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不低于51%的股份。

若收购完成,则意味着湖南尔康将拥有国内最大的扑尔敏原料药生产企业河南九势的实际控制权,实际拥有市场支配地位。

湖南尔康的这份公告是2018年12月28日发布的,发布至今其股票已连续三个交易日下跌。

河南九势:

要拿货,找尔康

市场监管总局处罚通告发布前,有药企曾从河南九势购入扑尔敏原料药,第一次时价格为800元/公斤,只是供货量不多。“(2018年)9月份之后再进货就被通知要向尔康医药购买了,价格也涨到了1980元/公斤。处罚消息出来以后我们还没拿过货。”一位药企负责人私下向钱江晚报记者吐槽,“还算他们收手得早,否则估计罚得还要重。”

事实上期间还经历过一次反复,就在钱江晚报持续跟进报道扑尔敏原料药价格暴涨之后,扑尔敏原料药随即被市场监管总局点名,表示将展开调查。有制剂企业负责人私下告诉记者已接到河南九势销售人员的通知:“对方主动跟我们联系,说价格实际只涨一倍,以后拿货还是直接找厂家,不通过中间公司(尔康医药)了。”

那么处罚之后,情况是否确如市场监管总局通告中所言涉案企业“及时纠正了违法行为,并恢复对扑尔敏原料药的正常供应”了呢?

3日下午,钱江晚报记者拨通了河南九势原料药部门的电话,于是有了以下这段对话。

钱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处罚你们知道了吗?”

九势:“什么处罚?不清楚。”

钱报:“那么现在扑尔敏原料药生产供应都正常了吗?”

九势:“没有。”

钱报:“公司不是说(2018年)9月底前恢复生产吗?”

九势:“哎呀这个环保(问题)……”

钱报:“那现在拿货是找你们还是找尔康?”

九势:“我们早就不销售了,你找尔康。”

钱报:“供货(量)能保证吗?”

九势:“我们现在断断续续生产。”

对方被持续不断的问题问得恼怒起来,扔下一句话:“我就告诉你,你拿货找尔康,其余的我不清楚。”

随后电话被挂断。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